陈凯师费尔班克斯 极光之都-起来嗨哟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6日 阅读:41 次

陈凯师费尔班克斯 极光之都-起来嗨哟

陈凯师

极光之都-费尔班克斯

为什么要看极光?因为它美丽?罕见?神秘?刺激?好像都有。
这次去阿拉斯加看极光从计划到完成都特别迅速和奇妙。去年年底认识了毛姐,一拍即合,约好一起去阿拉斯加。由于春节不能回家,那去阿拉斯加看极光就是不多的能弥补不能在家看春晚遗憾的办法了。

出发
出发前一周,毛姐病了,我又是着急又是犹豫。我一个人去吧,心里打鼓。让毛姐陪,我又不忍。结果毛姐拍话:我就是病着也陪你去。好生感动。可阿拉斯加冰天雪地,毛姐真严重怎么办?神奇的事情来了,出发前两天,毛姐临时拉到两个男生。虽然男生们的机票比我们晚一天,但这下子不用担心我俩照顾不来了,心里相当感激。我们赶忙定了酒店,第二天把少的装备买了买,就这样出发了。装备如下,做个参考:

半个月前,毛姐搜到了一班从洛杉矶到费尔班克斯的超便宜的往返机票,300刀,好生高兴。可是这钱不是好省的,下午到了机场,飞机出了故障,当晚到不了了。出师不利,心里开始着急。后来换到了晚上飞,在飞机上过夜。想想早上也就能到,就算万幸。等候的时候,毛姐凭借她强大的社交功力,不仅拉我看到了一个女明星,攀谈上了一个去加拿大的妹妹,还认识了一对来美国旅游过年的小夫妻。多亏了这对夫妻,让我们在男生没来的日子里,有车做,有螃蟹吃,还在小木屋过了第一晚盼望极光的日子。
极光之都
费尔班克斯是阿拉斯加第二大城市,也是全球极光最佳观测地之一,每年冬天都有许多游客慕极光之名前来。每年的十月到次年三月是观看极光的最佳时期,由于北极圈附近这些国家日照变得特变短,所以在晴朗的冬夜,看到极光的机会非常多。
我们对低温是有预估的,毕竟目标定的高,这苦也就是必须受的。然而一下飞机,鼻毛立刻冻住的体验还是第一次。好在,这是我觉得最冷的一晚,后面就慢慢习惯了。车在厚厚的冰上前行,完全来到了另一个世界。雪,全是雪,路旁是高高的松树,树上也全是雪,我们就在雪里穿行。不时看到些小房子,感觉像圣诞老人的故乡。
第一晚
到了酒店,出来进去不少中国人,都是特地赶着春节过来旅游看极光的,这让我有点惊讶,没想到这冰天雪地的北大荒见到不少自己人。进了屋,看着窗外挂满雪的松树,有些激动。但确实太困,一粘床,立刻就不再动弹了。
醒来以后,我们去了超市。没想到毛姐看到海鲜冰柜死活不走了。终于买到了阿拉斯加帝王蟹腿。当然这个蟹腿一直放在冰箱没吃成,这是后话。下面和小夫妻商量好去山上的小木屋蹲守极光。
来之前搜到了一个极光预测网站,知道第一天的晚上极光的强度会高一些。极光的强度,由0到9,数字越大,强度越强,覆盖面也会越广。而我们来的这几天,只有第一天强度到了4,后面几天是3和2,所以我特别期盼在第一天看到。然而事与愿违。

一般极光在12点到3点出现,来的时候多是一阵一阵的,出现几分钟,然后又来一阵,有时候这种情况能持续一两个小时。由于天上有云,等到了一点多没有,小夫妻决定回去,只有我和毛姐在木屋里困得恍恍惚惚。毛姐躺在沙发上,而我固执的希望今晚能看到,便半个小时起来激励自己出去看一下。又傻又徒劳,终于失望了。因为我们没有车,离酒店又太远,只能等着今天男生们下了飞机来接我们。因为之前期望太高,这一晚给了我下马威。到快早上的时候,再也不想什么极光,只想着好好睡一觉,下面几天享受一下冰天雪地就好了。难受的时候最奇妙的地方就在于,会丧失地理位置的概念。感受不到离家多远,也感受不到离国内多远,只感受到自己恍惚的大脑,为什么那么固执的等下去。男生们到的时候,感觉自己得救了,全国人民大解放。
-- 让我自我怀疑的小木屋。
第二晚
这之后,看开了,不纠结极光。大家报了去北极圈的14小时开车往返团,午觉后开心上车。去北极圈的团有三种,开车往返,飞机去开车回,飞机往返。价钱越来越贵,也会越来越不好定。飞机可以省很多时间,所以要是想同时领略空中和地上风貌的,飞机去开车回是个不错的选择。也有可以在北极圈cold foot大板营过夜的团,不怕条件艰苦时间充裕的话也可以尝试一下。由于我们是当天定的,只找到了开车往返的团,下午一点出发,凌晨三四点回来。来阿拉斯加的这一周,基本变成夜行动物,每天下午起床,晚上熬到四五点看完极光回酒店。虽然后半夜觉得困,但因为有所期盼,还是很开心。
去北极圈的路上,
第一站输油管道
下午,司机师傅开着小面包车,载着一行人向北极圈进发。最先经过的景点是阿拉斯加的输油管道。由于天寒地冻,要把北极圈的石油运输出来非常不易。有近一半的管道是架空在地上,并有特殊的防冻保护。接下来一路沿着Dalton公路前行,白雪荒原,看得好是一个安宁肃静。偶尔有动物远远的经过,司机师傅热情的招呼大家向远方寻找。天很快黑下来,穿过松林和荒原,植被也越发矮小。夜色已深,我们到达了Yukon河,河边有一个休息站,大家可以上个厕所,喝点东西。
在休息站外面,我们发现了一个极其简陋的小木屋。
大娘在卖一些她和儿子做的饰品,原料就是树皮和野兽皮毛。
车继续在黑暗中前行,两旁的树变得奇奇怪怪的,像是进入到了妖怪的领地,全都歪歪扭扭的长着,别有一番风姿。在快要接近北极圈的一段路上,只能看到车前黄灯束里乱飞的冰渣,不知是雪是雾,我们只是不时的刮刮窗子,透过漫长的黑夜向外面张望。终于,到了北极圈!北纬66°33’,这个标志其貌不扬,但心情相当激动,迎着刮的脸生疼的风,顶着要把血管冻上的温度,激动的举着证书和阿拉斯加的州旗照相。虽然还是没有看到极光,但抬头看看星星,清晰异常,但真冷啊。

极光,极光
极光出现了!司机师傅由于常年从事这个工作对极光的出现和变化非常敏感。他看到远处有极隐约的出来,便招呼大家。我们随即停到了一处比较开阔的位置,开始远远的注视它。之前在网上看照片太多,想象中都是亮丽的荧光绿,甚至黄带着红的极光图景。昨天受了打击,想着能看到淡绿色也好,以至于天空中有些微微的白或绿光,我们都开始怀疑。终于绿色的光慢慢的清晰起来,延伸着,摇动着。我们抑制不住的激动。虽然不是特别的耀眼,但这神奇足以使我手舞足蹈,有时甚至忘了冷,而回去才发现脸都冻了。这一次极光过后,在回去的路上又看到了一次,心满意足。

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第三晚
看到了极光,后面的行程愈发轻松。第三晚,我们去泡Chena温泉。由于晚上夜黑风高,温泉粉红色的光一照,照片拍出来有股不敢发的感觉。但仰头躺在温热的水上,看着飘忽的雾气,皑皑的白雪,淡淡的云,好一番惬意。更激动的是,从温泉出来回酒店的路上我们看到了大规模的极光。看着绿色在远处变换,浮动,咔咔拍了几张。我们就这样仰着头,看着。猛地,几道光丝像流星般垂直的落下来,一条条滑破夜空。此刻,我看呆了。
我们一度怀疑,
冰雕 温泉照可不可以放出来。
有些震撼,有些感动
第四晚
这一天是国内农历除夕,我们吃了火锅给家里打了电话。年味不浓,但这一晚我们看到了动人心魄的极光。毛姐前两晚已经看够,决定晚上不再出去,可没想到这一决定却成就了后来的一个梗。这一晚我们兜兜转转在雪地树林里唱着歌开着车,找寻一个观测地。根据这几晚的经验,要看到极光,虽然它的强度是一方面,但夜空晴朗度可能更为重要。在预报显示较弱的这几天,我们都见到了自认为非常震撼的极光。当然,可能有更震撼的我们没有看到,那就给以后留个念想。

钓鱼,着实让人失望,可能是我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
这次的极光出现也很有意思,在一侧的天空,淡绿色的光一会明一会暗持续了很久,以至于我们有时间和别人请教起摄影问题。突然,夜空正中出现了一道很宽的绿光带,亮度越来越亮,带也长得越来越长,横穿起半个苍穹。一眨眼,带子上面又有一处光芒像扇子似的铺洒开,我愣在那里,再也顾不得照相。

回去以后告诉毛姐,我们看到了特别美的极光,就好像她前两天看到的都不算似的。第二天我们就有了一个梗,不管别人贬损我们什么,一律回复:反正我看到极光了。当然,纯属玩笑。

第五天
最后一天也是国内的大年初一,我们开心的被雪橇狗拉着在松林里跑啊跑。屁股下的车,两旁的雪和松林,看得人好像置身于另一个童话世界。当然前面的狗一拉粑粑,熏得够呛,又把我们拉回现实世界。不过不得不说,这些狗天天这么跑,一个个精瘦结实,有野性。

雪橇时间
看过了极光,其他什么项目都算额外体验了,玩到了不错,没有玩到也不遗憾。下午在阿拉斯加大学博物馆一转,在雪地里肆意的打会雪仗,开心的打道回府。不过在路上碰到一个色老头搭讪,吓的我和毛姐赶紧躲回了车上,降低了一点对这个城市的好感。想想这个四点就天黑的冰雪之城,晚上除了超市和回酒店打牌,没有特别多可做的事情。我们因为是游客,为看极光而兴奋,而当地人面对这么少的日照估计容易抑郁。再想想国内三九腊月也跳得如火如荼的广场舞和路边冒着烟火的烤羊肉串,感叹人多也是好事啊。

回家
这一行五天,不长。每天四五点睡觉,可精神很好,每一天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想想我第一天对极光的执着和失望,再想想后面每一天的惊喜,其实顺其自然就好了。当然这一惊奇的旅行有一个隆重的结尾,就是第一天在超市买好的阿拉斯加帝王蟹腿在机场被我们泡了面。机场里,毛姐用ipad放着春晚,我们一起捧着面坐在空旷的候机大厅,忘记了极光,忘记了白雪,看着亲切的节目,觉得有朋友在,真好。
再见极光之都 - 费尔班克斯。


喜欢就关注吧!

Tag:
相关文章